? 姚品信、姚世榜律师辩护的周某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案复核裁定不予核准案-ag联系不到客服|官方网站官方网站 ag联系不到客服|官方网站,最新ag客户端下载|平台,ag8亚游集团官网|首页
欢迎来到浩信律师事务所
经典案例

姚品信、姚世榜律师辩护的周某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案复核裁定不予核准案

来源:????发布时间:2019-06-21????浏览次数:次


? ? ? ?近日本所首席合伙人姚品信律师、副主任姚世榜律师代理的一起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死刑复核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法官就辩护人提出的《关于要求对周某的死刑不予核准的律师意见书》内容进行了多次沟通,并就意见书提出的情况到现场进行了核实,最终采纳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复核裁定不予核准死刑,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01

案件概况

? ? ? ?周某因长期吸食毒品曾多次戒毒,在强制戒毒后出现间歇性精神障碍,2017年3月16日10时30分许,周某在乘坐出租车时精神障碍发作,产生被追赶的错觉,趁出租车司机下车之时将车开走,先后与多名被害人发生碰撞,造成1人死亡,1人轻伤,4人不同程度受伤,周某在被追赶的错觉下并未停车,持续行驶至车辆轮胎损坏后弃车逃离。

? ? ? ?一审民法院认定周某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周某提出上诉后,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进行复核,在依法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律师意见,审查最高人民检察院意见后,采纳了辩护意见,裁定不予核准并撤销二审裁定,同时发回重审。

02

争议焦点

1、周某是否应承担完全刑事责任?


2、周某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是否“量刑畸重”?


03

律师观点

姚品信、姚世榜律师向最高院提交的辩护律师意见书相关观点


? ? ? ?一、周某属于刑法第18条规定的精神病人,一审法院认定周某对自己造成的危害后果应承担完全的刑事责任系错误认定

? ? ? ?(一)周某的精神障碍并非吸毒后出现,应当判定周某案发时属于刑法第18条规定的精神病人

? ? ? ?1. 周某在强制戒毒和看守所服刑共有一年多时间,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周某是不可能有吸毒行为的,从在案证据来看,周某自从看守所释放那天开始就一直有幻觉、发呆、自言自语、大喊大叫,自残等异常行为,与正常的人表现不一样。根据这一事实可以推断造成周某精神障碍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周某的精神障碍是在强制戒毒和在看守所服刑期间,因看守所的治疗条件极差,没有得到及时很好的治疗,再加上原来家庭条件比较富裕,婚姻美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如今妻子离婚,家庭经济条件十分窘迫,这些落差对比和面临要判刑产生心理压力等因素造成其精神障碍,这种些因素造成的精神障碍系病理性疾病,应当属于刑法第18条规定的精神病人;二是有可能周某在一年前因吸毒导致脑神经系统损坏,留下了后遗症,导致在一年后而出现精神障碍,如果是这样,周某的精神障碍是属于脑神经系统损坏引起的,也是病理性疾病。不管是那一种原因造成周某的精神障碍都是病理性引起的精神疾病。另外,在庭审过程中周某同样出现精神障碍发作,可当庭发作前周某已经在看守所羁押了整整16个月时间,在这16个月时间里周某同样不可能有吸毒行为,充分证明周某的精神障碍并非吸毒后才出现的。所以应当判定周某案发时的精神障碍属于刑法第18条规定的精神病人。

? ? ? ?2. 根据法庭调查和村民们及邻居的反映,周某原本是一个善良之人,表现良好。是在20年前因出于好奇染上了毒瘾,后来进行了多次戒毒,也曾两次自愿戒毒,但效果不佳,才出现精神障碍而引发此案。吸毒并不是周某为了寻找自己的刺激和快乐而为,而是无法控制的状态下才吸了毒,他对自己的吸毒行为也是痛心疾首,后悔莫及。根据在案证据也并无法证明周某在案发十天前有过吸毒行为。由此,辩护人认为周某的吸毒行为及案发情况要与一些专门寻找刺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亡命之徒的情况严格加以区别。

? ? ? ?(二)造成周某精神障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并非仅因吸毒导致

? ? ? ?1. 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对周某的精神状态的评定具有片面性。虽然根据《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最终鉴定意见精神状态评定,被鉴定人周某案发时诊断为:“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的精神障碍明确”。但是,根据该鉴定意见书的资料摘要看,提供给鉴定机构的材料很不全面,而且具有片面性,仅提供与吸毒有关的材料,没有提供周某近期住院用大量的麻醉药品全麻手术治疗有关的材料;也没有提供周某一年前曾因吸过毒品,已经于2016年4月6日进行强制治疗,并要决定治疗两年,后因被平阳县公安局带回至看守所,因看守所的治疗条件极差,没有得到及时很好的治疗,而且治疗还不到两年,病情还没有全愈就提前释放而影响其精神病发作的材料;更没有提供其原来家庭条件比较富裕,婚姻美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如今妻子离婚,家庭经济条件十分窘迫,这些落差对比的相关材料。同时还采纳了根本没有证据支持的一个星期前在一朋友“阿黑”家吸食冰毒的情况。由此可见,委托机关向鉴定人提供的材料很不全面,鉴定人仅就在提供不全面的材料基础上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肯定也是片面的。其实周某的精神障碍是由多方面造成的,其中有近期住院用大量的麻醉药品全麻手术治疗的原因。因为周某有多年的吸毒史,其脑神经系统特别脆弱,在住院期间用了大量的麻醉药品,极容易造成其精神障碍;也有一年前吸过毒在看守所医疗条件差,得不到及时和良好的治疗的原因,更有可能在家庭生活条件的落差对比、夫妻离婚等诸多原因造成其精神障碍的,并非仅因吸毒导致其精神障碍。同时精神活性物质也不是引起精神障碍的唯一情况,也有可能是术后引起的精神障碍和残留性精神障碍等。

? ? ? ?2. 近期进入周某体内的精神活性物质诸多,并非毒品。根据《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最终鉴定意见,周某具有精神障碍明确没有争议。但是,是否系精神活性物质及何种精神活性物质所致并未明确,在案证据表明近期进入周某体内的精神活性物质有很多种,而并非毒品。根据《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最终鉴定意见精神状态评定,被鉴定人周某案发时诊断为:“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的精神障碍明确”。但是,根据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及诊断标准第一条规定:精神活性物质包括:酒类、阿片类、大麻、催眠药、抗焦虑药、麻醉药、兴奋剂、致幻剂和烟草等。根据在案证据证实,周某近期进入体内的精神活性物质有酒、安眠药、麻醉药和烟草等。特别是周某于2017年3月10日在平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手术是在急诊全麻下行腹腔镜探查+清仓缝合术的,用了大量的麻醉药品,而且这次大量使用麻醉药品时离案发仅4天时间,如果其精神障碍是精神活性物质所致,必将与使用大量的麻醉药品全麻手术治疗有关。

? ? ? ?3. 周某在近期根本没有吸毒行为。根据在案证据近期有吸毒行为的只有被告人周某的供述中承认自己在案发前10天左右有吸过毒外,没有其他任何证据能证明他在近期有吸毒行为。根据法律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印证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况且被告人周某还是一个属于精神障碍之人。恰恰相反,在案的相关证据均能证明周某近期没有吸毒。

? ? ? ?首先,根据温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决定周某的强制戒毒的时间是2016年4月6日至2018年4月5日,这一决定书可以证明在2016年4月6日至案发一直处在强制戒毒之中,在强制戒毒中不可能有吸毒行为的。

? ? ? ?其次,周某的《现场检测报告书》显示2017年3月16日20时22分采用周某的尿液,使用三合一尿检板检测,结果呈阴性,至少说明周某在案发前一周不可能有吸毒行为。

? ? ? ?再次,根据周某的父亲、母亲的证言可以证明其没有吸毒。从周某经济基础来看,周某基本没有经济收入,其父母没有给其现金去消费,其也没有钱去吸毒。同时他讲的最后一次吸毒是在“阿黑”处吸食,公安机关也认为该次吸毒对量刑存在影响,但办案人员在展开一系列工作之后,始终无法查证“阿黑”的真实身份及周某案发前最后一次吸毒的具体情况。结合公安机关的核查情况以及三合一尿检板的检测情况,可以认定周某在案发前是没有吸毒的。《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周某本次犯罪系吸毒后导致精神症状发作依据不足。因此,周某在案发近期不可能有吸毒行为,其精神障碍并非系吸毒后出现的精神障碍。

? ? ? ?4. 周某的精神障碍属于间歇性,本次精神障碍的发作是在驾驶过程中受到外部刺激而突发的。根据出租车驾驶员的证言及在案证据,其在坐车过程中的表现精神状态均正常,后来因驾驶到目的地时,驾驶员向其要钱,而他身边没带钱,手机又不借给他打,因烦脑而产生了精神问题,加之后来开了车第一辆电瓶车被刮到后更加精神紧张,才产生了追赶的幻觉,在此时才因精神障碍而发作,所以,这种间歇性的精神障碍是行为人不可预见的,并非明知吸毒会导致精神障碍而开车的情况。

? ? ? ?(三)吸毒后出现精神障碍与曾因吸过毒而留下的后遗症引起的精神障碍是有本质的区别

? ? ? ?曾因吸过毒至今留下的后遗症引起的精神障碍是病理性疾病,应当认定为刑法第18条所指的精神疾病。根据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及结合在案的证据,可以证明周某在近一年内没有吸毒行为,所以周某不可能存在吸毒后出现精神障碍,如果能判断其精神障碍与毒品有关,也只能是在一年前曾因吸过毒,而至今留下的后遗症引起的精神障碍。吸毒后出现精神障碍与曾因吸过毒而留下的后遗症引起的精神障碍是有本质的区别,如果是近期没有吸毒,而曾因吸过毒导致神经系统损坏引发的疾病,至今留下后遗症引起的精神障碍是病理性的,此类精神障碍是具有被动性和不可预见性。此时其辨认和控制能力受到了限制或者完全丧失是神经系统损坏并引发疾病而产生的精神障碍所致。该类精神障碍的病患者,在患病和发作过程中,当事人不存有直接的过错,其影响下的危害行为不具有直接的罪过性。同时,因曾经吸过毒导致神经系统损坏引发的疾病也并非一般的常识,而是一个医学上的问题,对吸毒者来讲是不可预见性,比如:因长期饮酒引起的酒精中毒出现的精神障碍与醉酒状态是完全不同的。由此对该类精神障碍的病患者应当给予宽缓。

? ? ? ?(四)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的精神障碍也是精神疾病的一种,只要行为人存在精神障碍而影响其辨认和控制能力的就应当以精神疾病认定其刑事责任能力

? ? ? ?精神活性物质(包括毒品)所致精神障碍是医学概念上的精神疾病的一种,其中“急性中毒”和“精神病性障碍”直接影响到行为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实践中多以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来评定此类人员的刑事责任能力。由此可见“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的精神障碍”是精神疾病的一种,只要行为人存在精神障碍而影响其辨认和控制能力的就应以精神疾病认定其刑事责任能力,至于该类精神疾病是如何形成及形成的原因与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无直接关系。只要刑法未对吸毒形成的精神疾病的刑事责任问题进行特别规定,均应该认定为刑法第18条中所指的精神病人,吸毒所致的精神障碍者也就应当等同于刑法意义上的精神病人。因此,一审法院认定周某的精神障碍系因其长期吸毒而造成,因长期反复实施违法行为,导致自身精神症状而无法自控,系自陷性行为所致,对自己造成的危害后果应承担完全的刑事责任是错误的。

?

? ? ? ?二、周某并非罪行极其严重,没有悔改表现,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情况,不应对其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 ? ? ?死刑是针对罪行极其严重,并没有悔改表现的犯罪分子,而本案被告人周某并非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案发后,已对被害人的经济予以赔偿,并取得在案的被害人谅解,足见其悔改表现。根据我国对待死刑案件的政策,对具有法律规定“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情节的被告人,依法从宽处理;对具有法律规定“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如果没有其他特殊情节,原则上依法从宽处理;对具有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也应依法予以考虑。

? ? ? ?(一)周某确有悔罪表现,且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并已获得被害方的谅解,应当对其予以从轻处理

? ? ? ?2017年3月16日,周某驾车至浙江省平阳县务垟段碰撞了多人,周某的家人非常重视,多次向相关被害人道歉,并主动赔偿了他们的经济损失。至于经济赔偿问题,周某的家属也表示愿意在经济承受的范围内赔偿损失,目前相应的赔偿款也已到位。周某的家庭十分困难,主要收入就是依靠其年迈父母微薄的农业种植维持生活,周某的行为虽然给被害人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但周某及其家属在困难的情况下依然表示愿意积极筹措赔偿款进行赔偿,并得到了被害人的谅解。被告人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犯罪造成的实际危害,反映了被告人具有真诚悔罪的态度,并因此得到被害方的宽恕和谅解,显示了其人身危险性的降低。200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告人已经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因此,我们认为被告人周某确有悔罪表现,且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并已获得被害方的谅解,又不属于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情况,法院应该给予周某改过自新的机会,对其予以从轻处理,不应对周某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 ? ? ?(二) 周某认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情节,应当予以从轻处罚

? ? ? 被告人周某到案后能如实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好,公安机关也认为可以给予20%的从轻。周某对自己这么重的罪行能如实供述,其价值和意义并不逊色于自首情节,同时也能说明其人身危险性降低,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一般应当从轻处罚。

? ? ? ?(三)虽然在该案里周某已经是危害到他人生命的被告人,但是从整个涉毒的过程来看,周某又是一个深受毒品所害的受害人

? ? ? ?周某是在20年以前因出于好奇染上了毒瘾,虽然这是他的一时过错造成的,他把自己搞得妻离子散和给其家人也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和痛苦。甚至还危害了他人的生命,造成这样残酷的现实,并非是周某想要的。吸毒虽然有他自身的原因,但是,分析起来,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社会对毒品打击力度的原因,也有家庭对其管教监督和约束的原因,更可恨的是那些贩毒分子丧心病狂的毒害,周某也是受贩毒分子毒害的受害之人。

04

裁判结果

? ? ? ?在提交意见书后,姚品信律师与姚世榜律师多次前往最高院与法官进行案情讨论与意见沟通,法官在提审当事人,充分了解案情细节后认为律师意见书所提争点确有证据支持,最终认同律师意见书中所提意见,决定不予核准死刑。

? ? ? ?最高院认为当事人因吸食毒品出现精神障碍,在出现幻觉的情况下犯罪,虽然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但通过对案件复核并参考律师辩护意见书,认为当事人系间接故意犯罪,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如实供述罪行,却有悔罪表现,最终裁定不予核准并撤销二审裁定,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裁判书


05

案件评议

? ? ? ?在一审与二审判决中,合议庭未正确考量当事人的从轻、减轻情节,在办案律师的努力下,在死刑复核阶段,最高院参考辩护意见,认定当事人存在从轻、减轻情节,最终做出公正裁定。在该案办理过程中,复核法官与两位辩护律师就辩护意见的内容作了多次沟通,都为查明事实真相付出了巨大努力,力求罚当其罪,最终做到罪与刑相适应,避免了冤案发生。

? ? ? ?无论是法官还是律师都应当严格依法办案,依照法律规定进行审判与辩护,做到公正公平正义,对每一个案件负责,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添砖加瓦,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姚品信律师简介

执业证号:13301201310598759

教育背景:浙江工商大学

电?? ?话:13757198893

邮?? ?箱:389948056@qq.com


社会职位:

ag联系不到客服|官方网站 ?总顾问

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 ?实务导师

杭州市温州商会律师顾问团 ? 副团长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研究、保险金融诉讼业务、拆迁行政征收及补偿业务


? ? ? ?曾在县政府从事法制事务工作、在公安机关负责预审和刑事案件侦破、担任省监狱系统综合评标专家库成员、公职律师,安邦集团理赔法务总监等职。多年司法实践,求真务实创新,曾荣立个人三等功、获评省级依法行政先进个人、市级优秀科所队长、优秀共产党员。擅长刑事辩护研究、保险金融诉讼和拆迁行政征收及补偿诉讼业务。组织或亲自办理保险金融诉讼案件1800余件和多起拆迁行政征收及补偿案件;担任多起全省有重大影响、疑难复杂刑事案件的辩护人,其中有一部分案件因采纳了辩护意见而得到无罪、罪轻及缓刑处理。



姚世榜律师简介

? ? ? 执业证号:13301201410558368

? ? ? 教育背景:浙江大学法律硕士

? ? ? 电???话:18867502610

? ? ? 邮???箱:391332494@qq.com

? ? ?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刑事法律风险防范


执业经验:

? ? ? 2013年5月,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 ? ? 2016年8月,ag联系不到客服|官方网站,高级合伙人、副主任。


社会职务:

? ? ? ?杭州市律协第九届青年律师委员 委 员

? ? ? ?杭州市律协第九届刑法委员会 委员

? ? ? ?杭州市温州商会瓯江潮律师团 团员

? ? ? ?杭州市平阳商会 理事



? ? ? ?ag联系不到客服|官方网站律所是提供包括刑事诉讼业务、民商事诉讼业务、行政诉讼业务及非诉讼业务的综合型律师事务所。通过设立共享服务中心,全面实行共享管理。

? ? ? ?共享服务中心是因律所的集团化管理需要而设立的,独立于律师事务所而对律所进行全面管理的机构,内设事务委员会、业务管理委员会、风控管理委员会,分别利用互联网化、智能化技术整合资源、对浩信律所的发展进行统一布局,对律所的事务管理、财务管理、业务管理和风险防范进行归集共享。全面落实管理软件化、信息系统化、资源数据化、培训远程化的全方位智能的共享管理服务。达到团队互融、平台互通、资源共享。

? ? ? 律所内部秉承“律所综合,团队专业”的发展模式,“商务+法务”的执业理念,“合伙+众筹”的运营机制,“团队+顾问”的操作流程,为广大客户提供专业、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同时已建立了十大研究中心:保险金融诉讼研究中心、经济犯罪研究中心、婚姻家事研究中心、房地产建筑研究中心、农村干部刑事风险防范研究中心、投融资并购研究中心、不良资产处理研究中心、海商事研究中心、拆迁行政征收补偿研究中心、劳动人事诉讼研究中心。

? ? ? ?律所倡导“家“文化,将家文化融入日常工作中,以对待家人的方式处理同事和客户关系,营造一个轻松和谐的氛围。

? ? ? ?ag联系不到客服|官方网站律所位于:杭州市下城区新天地商务中心12幢6F,配备了完善的办公及休闲设施,有整洁宽敞明亮的办公环境。?


*